挺好

周叶啦

因为想写一个点而写结果没写到的段子

依然在目。
  叶修听到声响。心知是周泽楷回来了。电脑里的荣耀正好开局,叶修操纵小号灵活自如得穿梭在竞技场,抓住敌人的漏洞上去一套干翻了对手。刚登的二十级小号。
  “小周回来了?开饭不?我点了外卖。桌儿上呢。”
  “分手吧。”
  叶修起先一愣,继而恍惚一笑,“瞎说什么呢?又不是愚人节。你再开这玩笑小心哥揍你。”
  周泽楷站在玄关,是光线无法触碰的距离。
  “真的。”
  叶修脑袋里此时能相处一千万个应对的话,也能说出上百种此时能让他找回骄傲的话。他试图开口,却发现嗓子为了周泽楷阖上了。一会儿安静,他的心此时居然一钝一钝地在抽痛,但他的骄傲从不使他低头,即使,他站在楼下,而别人站在楼上。他笑了,笑着问周泽楷,“别后悔?”
  周泽楷钝了两秒。“不……后悔。”他眼中的光渐渐熄灭。“他好。”周泽楷眼中的光彻底熄灭。
  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别人这么好的吗?”他抖出一根烟,点上,深吸一口气,再吐出,视线似乎在盯着桌子上的外卖。周泽楷不抽烟,也闻不得烟味儿,所以叶修如果抽烟就永远不会当着周泽楷的面来上两口,绝对跟躲猫的耗子似的,第一是为周泽楷考虑,第二,就是怕被小周逮住挨骂。
  周泽楷像是没有什么好说的,他只是看着叶修抽烟。
……
  “前辈!”
  “好了好了,最后一根,抽了我就不买了!”叶修尽力往床内缩啊缩,烟也拼命抽啊抽,还得一手接着烟灰,怎么办,日子还得过下去不是,总不能烟抽一半就丢了吧。
  周泽楷一皱眉头,转身去数烟灰缸里有几个烟头,叶修屁股一凉,完了,抽了三根。果不其然,周泽楷一数,三根,将叶修手上的烟灰和烟蒂要了过来,放进烟灰缸,四根。叶修奋力从床上挣扎起身,被周泽楷俯身压倒,周泽楷一手解着自己的衬衫扣子,一手轻轻抚摸着叶修柔软的脸,轻轻地亲了上去,轻轻的在叶修的唇上一点五厘米处说道,“现在……多轻……一会……多重。”在叶修懵逼而呆愣的眼神下,周泽楷微笑着扯松了领带。
  四个字母)肉什么的是不存在的。
……
  如果一个人不爱你了,他什么都不会对你开口。“桌子上有外卖,离别礼物,你给我买的东西,我一个都不带走,喏,这个。”叶修摘下戒指,“你给我的,自从带上,我从未摘下来过。现在,还给你喽。”
  我们再也无法耳鬓厮磨。周泽楷握紧了手,大拇指牢牢压住无名指,指间银光一抹。我们再也无法一同拥有。
  他走进卧室,拿走了自己的账号卡。“剩下的都是你给我买的,这件衣服,我明天给你送回来。再见,小周。”
  叶修干脆利落地走了。像风一样,飘过了周泽楷。直直擦肩而过他。
  在叶修打开房门的一刹那。周泽楷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一涌而出,房门,关上了。他蹲在地上,用牙齿死命的啮咬,撕扯着自己的肩膀,发出困兽一般低沉地痛苦嘶哑。泪水打湿了衣服。
  若非末途,谁愿弃人……
  他不愿放弃叶修。
  ……
  “你就是周泽楷吧,刚刚打得还行,加把劲哈。”松垮的队服垮在身上,他的头发乱糟糟的,却看上去十分柔软
滑。脸上也是软软的感觉,抽烟吐气时,脸颊微微鼓起,下垂的眼角因为身高原因不得不稍微往上飘一点。周泽楷心动了,觉得叶修忽然变身成了一块大软糖。
  ……
  再见了,叶修,前辈。
  ……
  一
三个月后。
  周泽楷走在荣耀总部大厅的过道里 。
  “文州,你们最近那个蓝雨的活动挺可以的啊,果然心脏的来钱都快。”
  “呵呵,我们蓝雨诚信办事,倒是你,四个月不见,瘦了不少,你们兴欣伙食不行?”
  “哪儿的话啊,我就是担心一不小心发起福来,我家那口子嫌弃我。把我扫地出门什么的那可就不好玩了。”
  周泽楷眼睛瞬间一亮,抬腿就想去找叶修,但他的脚硬生生因为“那口子”
而硬在空中。他才想起来,不是他了。
  当初分手,不就是因为,这个原因吗?
  他早就知道,叶修身边有人了,不是他。
  都称呼上那口子了,还扫地出门,估计,婚早就结好了吧,只是拿他当个新鲜的玩具罢了。)脑洞这种东西,不爱说话的人最大了)
  他转身离去。
  ……
  “诶!周泽楷?你在这儿干啥呢?进屋啊!”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魏琛,竟然就拉住了周泽楷,还不挺地往屋子里拖,周泽楷瞬间有些惊慌,他还没想好怎么见叶修,他甚至还想到了,他就这么一身见叶修,够不够帅。
  叶修也是同样的还没料想到能看见周泽楷,虽说心里早早就有了这个数,毕竟,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。
  两人相顾无言,叶修花了两秒反应过来,淡而生疏地向周泽楷打招呼:“哟,小周啊,真巧。”
  周泽楷无意识地打量着四个月不见的叶修。他希望是他照顾时候的叶修站在面前,可是,周泽楷感到气愤心疼的是,那个人一点都没有把他的叶修照顾好。
  “周队,快别发呆了,过来坐下吧。一会儿冯宪君就该来了。”魏琛拽着周泽楷坐下,不知道魏琛是有意还是无意,让他坐在了叶修的对面。他想换个位置,但那张椅子像是有魔力一般,将他牢牢锁在了上面。
  整个会议中。
  周泽楷只是听着在座各人的发言,用手撑着额头,在别人可能发现不了的视觉死角内,肆无忌惮地偷窥着曾经的拥有过的,现在依然强硬而柔软的住在他心里的,永远的叶修。每每听到叶修的声音响起,周泽楷心里就一阵莫名的激动,像是个没谈过恋爱而处于暗恋的学生。
  所有人都知道周泽楷在偷窥叶修。只有周泽楷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扶着头,而没有一个人愿意点破的原因。
  在场的,都是人精,叶修更是人精中的人精。
  感觉到小朋友在偷看自己,他偷偷地用手捂住嘴吧,浅浅地笑了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他此时什么都没了,只有当初,他们刚刚在一起时的感觉在流动,那时一种骚动,甜,而让人心跳加速,纯,纯到你不忍心戳破它。包括他认知里的一些现实。
  ……
  “叶修。”
  周泽楷叫住了叶修。
  叶修一愣,有些懵逼地看向周泽楷,直接用眼神告诉周泽楷我们早就没瓜葛了你叫我干什么。
  “跟他幸福。”周泽楷终于决定放弃了,放弃,他现在的一切,然后花七年的时间,让他全身因“叶修”二字而颤抖的细胞都换掉。
  “嗯?谁?”叶修在周泽楷面前时居然真的十分懵逼了,像每次被压在床上时的表情。
  周泽楷:……
  叶修噗地一声笑了,他明白了,他指的是跟文州聊天时谈上一嘴的“那口子”。
  他带周泽楷回家了,周泽楷扭捏了一下,居然听话地跟着叶修回家了,他不甘心,他想看看是哪个男人能有他对叶修好。
  叶修打开门,递给周泽楷一双拖鞋,他换上,居然跟他的脚一样大,他心情忽然烦躁起来,穿着那双拖鞋就跟叶修来到了一间房子前,叶修打开门,周泽楷探头往里瞧,是卧室,他下意识往床上瞟,看到鼓起来的一个侧面,心里堵得要命,十分嫉妒那个男人。
  “喂,醒醒,我同事来看我了。”叶修温柔的叫着依然在做梦的家伙。
  周泽楷看到床动了动,被子一下子被撩开,在黑暗中冲出来一道身影,直接把他压倒在了地上。他催不及防,被叶修拉了一把,倒在了叶修的肚子上,叶修软软地哎呦一声,把周泽楷惊得赶紧起身,但他身上的家伙实在太重了,目测一百二的金毛。
  等待周泽楷移开金毛,他居然就低垂着头不动了。叶修以为他被吓到了,就笑着打趣儿说:“怎么的?鼎鼎大名的枪王居然被一只可爱的金毛吓坏了?”他抬手想摸周泽楷的头,但一想到二人的身份,以及周泽楷现在的家庭组成,他还是将手垂下了。
  但等了周泽楷一会儿也不见他抬头,叶修觉得不大妙哉,摸了一把周泽楷的脸,居然摸到了一手湿润,叶修瞬间慌了,什么都想不了,像他们在一起时那样,将周泽楷的头抱在怀里,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,金毛在旁边安静乖巧的看着他们。
  “没别人?”周泽楷享受着被叶修抚摸的感觉,也被暂时的激动冲昏了头。
  “什么别人?当然有啊,还是个野男人呢,每天晚上都来找我,还钻进我的梦里,搞得我都憔悴了不少。你说这个周泽楷坏不坏?”
  叶修的声音敲在胸膛,响在嘴上,周泽楷像以前一样,直接从叶修的怀里迎坡而上,凭着精准的熟悉度成功强吻了叶先生。“骗你的,因为网上说,跟别人秘密约会。”周泽楷的声音委屈极了,在叶修嘴上不甘心地咬了咬。
  叶修的心一下子抽搐了一下,兴奋激动极了,人生的大起大落,就是一辆过山车。他努力想着想着,回想着,终于有了找到了印象。“估计是你生日那次,我跟叶秋一起出去替你买生日礼物。”
  “酒店。”
  “叶秋是来H市出差的 当然得找个落脚地方,但总不能让他住我们家吧,多打扰我们的二人时间啊。”
  “一个小时。”他指的是叶修在酒店呆的时间。
  “叶秋非得让我做大保健,我不干,他就让保安把我锁在椅子上让我做。”叶修的口气听起来恨恨的。
  “一周三次。两周。”
  “我记得我那个时候,给你手工做了一个一枪穿云的子弹标志,被叶秋那笨蛋给扣押在了酒店,他说如果我没有做满三次的话就把它丢进马桶。你不是还特别稀罕那东西的嘛?”叶修笑得见牙不见眼,十分可爱,所以枪王就礼貌的。那啥。了一下。你懂得,情侣间。那个啥了一下。然后,就摩擦摩擦,啪嗒啪嗒,啊啊啊啊。
  那个啥后,两个人躺在床上。周泽楷抓起叶修的手指细密地亲吻着,是愈亲愈不够。叶修软着身子让他亲。也是不够。“小周,才几个月不见,你是不是不行了?”
  枪王:几个月不见怕你受不了……
  ps.手机码了三个小时。怎么会如此龟速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