挺好

周叶啦

是年少.上

  蝉鸣中闷完了暑假,叶修闷闷不乐地在叶爸爸的死亡凝视下磨蹭着换好了校服。吃完了早饭,叶修想像往常一样倒在车的后座上,于是他打开车门,侧身就往里头一倒。
  “啊!”
  叶修的头居然没有摔到座椅上,而是枕在了一段白皙的腿上,那人被叶修突然袭击,显然被吓到了,小小惊叫出声。
  叶修抬头,那人一双小鹿般的眸子惴惴不安地望向自己。
  叶修觉得自己一下子被巨大的炮弹砸中,脸一下子烧起来了。光速弹跳而起,窜出了车内。他如何也想不到车上居然会坐着一个女孩子。能言善辩的他现下嘴像被胶水封住了一般,支支吾吾地,红着脸道歉:“抱歉……”他并不敢直视车里的女孩子。只能侧头看向自己白色的校服衣领。
  那人显然不甚计较,只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身侧的空座位,示意叶修一并坐下。
  叶修拒绝的话已滚到舌尖,但看到她对自己浅浅露出的微笑却还是硬生生地将它咽下。但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过情愿,就磨磨蹭蹭的磨到了座椅上,且像并不愿意看那人似的,只一个人默默的看着车窗。
  两人安静的坐着,那人在最右边,叶修在最左边,中间可能还可以坐下个叶爸爸。
  叶爸爸临走前,温柔的亲了一下叶妈妈的手,他今天送走叶修后,马上就要离开家,那边需要他,他就必须走,他的人生不是他的,也不是他的爱人,亲人的,他的人生,至始至终,都属于他最挚爱的这个祖国。
  车缓行在柏油马路上,黑黝黝的马路似乎依旧正散发着灼人的热气,仿佛就在车窗上张牙舞爪地升腾着,叶修左手支着脸看着车外流走的景物,视线渐渐转移到车窗上模糊的人影上,刚才没好好看看她,黑而碎的头发,密实地盖住了耳朵,遮住了额头?叶修看不大真切,她侧头看向了另一面车窗。
  叶爸爸似乎终于发现了他们两个。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的两个人。
  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:“叶修!”
  “哎!”叶修下意识转头。“干啥。”
  “旁边的是你泽楷弟弟,他爸是你爸好兄弟,最近他有事外出,所以最近几天都会住在我们家,没意见吧。”叶爸爸剑眉斜挑,像在征求意见吗?不,这是赤裸裸的强迫。
  “切,臭老头。”
  “小王八蛋。”叶爸爸瞬间臭脸,下一秒放下狠话,“你要敢在你小周弟弟面前吊儿郎当的话我就打折你狗腿。”
  “基因遗传。”叶修鼓嘴,环臂而倚。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周泽楷,心里划过一丝失落。
  原来不是女孩子。叶修想。长得真好看。他盯着周泽楷细碎黑发下一截白皙的脖子。还好不是女孩,不然还怎么带他玩。看这乖乖样子,估计也是一个没童年的。叶修并没有在意“打折他狗腿这句话”。满心眼想让他体验一把生活的乐趣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