挺好

周叶啦

清明记事 HE

  清明时节雨纷纷,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借问酒家何处有,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
  木窗外小雨淅沥,浸透一片诗意,垂落屋檐,滴滴答答得在地上积了一汪水,明明晃晃地倒映着一张醉意熏然得醉脸。
  半生往事,在他心头如门外拂过青嫩芭蕉叶的清风般一略而过。醉眼看世界,如头灌铅水,身倚棉絮。真真切切看不清,恍恍惚惚看不得。
  他沉沉得闭上双眼,酒意翻滚,一阵干呕,酸意冲鼻,一通污秽物便冲出喉头,吐完后,觉得大脑似乎清醒点了,却突然很想哭。鼻尖一酸,没有得便呜呜戚戚得哭起来。
  哭了一会儿,他躺在地上睡着了。
  一阵香风逐水来,化为一浅绿衫男子,其墨发纷扬,仅一浊水簪挽之,长身玉立,风姿玉骨,其轻皱眉,微撇嘴,目光责怪尽显,拉起地上睡得死猪样的男人,就往屋里走。
  他是鬼。死于两千年前。不知为什么,阎王那厮,说他身易碎,魂太硬,转不了胎,得找个人暖和暖和他的魂,不然直接投胎的话,轮回虚镜得在他轮回之后就得碎了。
  他闻言,抬头看向那老儿,“老冯,不想让我卸任,你就明着说呗。”
  阎王冯大喝一声:“大胆孟婆,竟敢诬陷本官形象,该当何罪?”
  叶修无奈得叹口气,“老冯,你要是没别的话要说,我就投胎去了。”
  “叶修!我没骗你,你身为孟婆,送灵千万年,身上已凝聚了万灵之灵,若你强行投胎,轮回虚镜是万万不能承受起的。”
  “所以呢?我不能投胎了?”叶修抖抖衣袖,歪着头看向冯宪君。
  “咳咳,也不是不能,就是你得找个人,讲你身上的滔天灵气给吸走。”冯宪君摸摸胡子,想了一想,“轮回阁的阁主周泽楷,自幼生活在仙灵四溢的轮回山托身的最佳人选。”
  他说完,定睛看向叶修,却哪里还有半分影子?他气得手抖拍桌,却拿那叶修无半分办法。堂堂一介战神,屈身做了个孟婆,本就是亏待,如今人家干腻了,要转世,也无可奈和。
  说如此,叶修先来到苏沐橙家,向月老讨教讨教些经验来。
  苏沐橙给叶修端来一杯清茶,上有鲜花
点缀,叶修接过,看着上面飘着的花花,十分无奈,却还是抿了一口。
  而后,他问:“沐秋呢?”
  苏沐橙扭头看向一扇门,指了指:“呶,那儿 ,又在钻研新红线。”
  “快把他叫出来。”叶修放下茶。正色道。
  ……
  “阿修?”苏沐秋着一身雅黄衫便出来了,墨发高束,英姿飒爽。
  叶修拉着苏沐秋坐下。
  一扬眉:“说道,我想投胎,老冯不让,理由是,魂太硬,得找周泽楷暖暖。”
  苏沐秋闻言亦挑眉,戏谑而望:“你要嫁人?”
  苏沐橙闻言噗嗤一笑,忙以手掩面。露出两只明媚得大眼睛打量着他们俩。
  叶修嗤之以鼻,嘴皮子一扯:“哪儿能啊,要也是娶个嫂子给你,等解决的哥的终身大事,再抽个空把你嫁出去,好给沐橙做个榜样,你看沐橙天天跟着你,好的没有,只能学坏的了。”
  苏沐橙悄悄得看向哥哥,发现苏沐秋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间的黯然,却极快飘过,扯上了一副嬉笑脸:“追弟妹呢?其实很简单,只要你不要在他身边慢慢磨,这样很容易让他觉得你是好朋友的,就算你慢慢磨了,也要有勇气些赶快表白,知道不?不然,到时候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弟妹就没了。”
  叶修说了声谢了,转身化作一阵风,便消失不见了。
  叶修走后,苏沐橙扯扯苏沐秋的衣袖,小心翼翼得问:“哥?”
  苏沐秋笑道:“哥要去研究红线了,自己玩吧。去外面玩要叫上我一起哦。”
  “哥,你没事吧?”苏沐橙知道哥哥喜欢叶修哥,但一直不敢表白,怕吓跑叶修哥,现在被叶修哥弄了这么一出,心里肯定不好受。
  苏沐秋淡淡道:“哥能有什么事?哥回屋了啊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