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最可爱

周叶啦

因为想写一个点而写结果没写到的段子

依然在目。
  叶修听到声响。心知是周泽楷回来了。电脑里的荣耀正好开局,叶修操纵小号灵活自如得穿梭在竞技场,抓住敌人的漏洞上去一套干翻了对手。刚登的二十级小号。
  “小周回来了?开饭不?我点了外卖。桌儿上呢。”
  “分手吧。”
  叶修起先一愣,继而恍惚一笑,“瞎说什么呢?又不是愚人节。你再开这玩笑小心哥揍你。”
  周泽楷站在玄关,是光线无法触碰的距离。
  “真的。”
  叶修脑袋里此时能相处一千万个应对的话,也能说出上百种此时能让他找回骄傲的话。他试图开口,却发现嗓子为了周泽楷阖上了。一会儿安静,他的心此时居然一钝一钝地在抽痛,但他的骄傲从不使他低头,即使,他站在楼下,而别人站在楼上。他笑了,笑着问周泽楷,“别后悔?”
  周泽楷钝了两秒。“不……后悔。”他眼中的光渐渐熄灭。“他好。”周泽楷眼中的光彻底熄灭。
  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别人这么好的吗?”他抖出一根烟,点上,深吸一口气,再吐出,视线似乎在盯着桌子上的外卖。周泽楷不抽烟,也闻不得烟味儿,所以叶修如果抽烟就永远不会当着周泽楷的面来上两口,绝对跟躲猫的耗子似的,第一是为周泽楷考虑,第二,就是怕被小周逮住挨骂。
  周泽楷像是没有什么好说的,他只是看着叶修抽烟。
……
  “前辈!”
  “好了好了,最后一根,抽了我就不买了!”叶修尽力往床内缩啊缩,烟也拼命抽啊抽,还得一手接着烟灰,怎么办,日子还得过下去不是,总不能烟抽一半就丢了吧。
  周泽楷一皱眉头,转身去数烟灰缸里有几个烟头,叶修屁股一凉,完了,抽了三根。果不其然,周泽楷一数,三根,将叶修手上的烟灰和烟蒂要了过来,放进烟灰缸,四根。叶修奋力从床上挣扎起身,被周泽楷俯身压倒,周泽楷一手解着自己的衬衫扣子,一手轻轻抚摸着叶修柔软的脸,轻轻地亲了上去,轻轻的在叶修的唇上一点五厘米处说道,“现在……多轻……一会……多重。”在叶修懵逼而呆愣的眼神下,周泽楷微笑着扯松了领带。
  四个字母)肉什么的是不存在的。
……
  如果一个人不爱你了,他什么都不会对你开口。“桌子上有外卖,离别礼物,你给我买的东西,我一个都不带走,喏,这个。”叶修摘下戒指,“你给我的,自从带上,我从未摘下来过。现在,还给你喽。”
  我们再也无法耳鬓厮磨。周泽楷握紧了手,大拇指牢牢压住无名指,指间银光一抹。我们再也无法一同拥有。
  他走进卧室,拿走了自己的账号卡。“剩下的都是你给我买的,这件衣服,我明天给你送回来。再见,小周。”
  叶修干脆利落地走了。像风一样,飘过了周泽楷。直直擦肩而过他。
  在叶修打开房门的一刹那。周泽楷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一涌而出,房门,关上了。他蹲在地上,用牙齿死命的啮咬,撕扯着自己的肩膀,发出困兽一般低沉地痛苦嘶哑。泪水打湿了衣服。
  若非末途,谁愿弃人……
  他不愿放弃叶修。
  ……
  “你就是周泽楷吧,刚刚打得还行,加把劲哈。”松垮的队服垮在身上,他的头发乱糟糟的,却看上去十分柔软
滑。脸上也是软软的感觉,抽烟吐气时,脸颊微微鼓起,下垂的眼角因为身高原因不得不稍微往上飘一点。周泽楷心动了,觉得叶修忽然变身成了一块大软糖。
  ……
  再见了,叶修,前辈。
  ……
  一
三个月后。
  周泽楷走在荣耀总部大厅的过道里 。
  “文州,你们最近那个蓝雨的活动挺可以的啊,果然心脏的来钱都快。”
  “呵呵,我们蓝雨诚信办事,倒是你,四个月不见,瘦了不少,你们兴欣伙食不行?”
  “哪儿的话啊,我就是担心一不小心发起福来,我家那口子嫌弃我。把我扫地出门什么的那可就不好玩了。”
  周泽楷眼睛瞬间一亮,抬腿就想去找叶修,但他的脚硬生生因为“那口子”
而硬在空中。他才想起来,不是他了。
  当初分手,不就是因为,这个原因吗?
  他早就知道,叶修身边有人了,不是他。
  都称呼上那口子了,还扫地出门,估计,婚早就结好了吧,只是拿他当个新鲜的玩具罢了。)脑洞这种东西,不爱说话的人最大了)
  他转身离去。
  ……
  “诶!周泽楷?你在这儿干啥呢?进屋啊!”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魏琛,竟然就拉住了周泽楷,还不挺地往屋子里拖,周泽楷瞬间有些惊慌,他还没想好怎么见叶修,他甚至还想到了,他就这么一身见叶修,够不够帅。
  叶修也是同样的还没料想到能看见周泽楷,虽说心里早早就有了这个数,毕竟,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。
  两人相顾无言,叶修花了两秒反应过来,淡而生疏地向周泽楷打招呼:“哟,小周啊,真巧。”
  周泽楷无意识地打量着四个月不见的叶修。他希望是他照顾时候的叶修站在面前,可是,周泽楷感到气愤心疼的是,那个人一点都没有把他的叶修照顾好。
  “周队,快别发呆了,过来坐下吧。一会儿冯宪君就该来了。”魏琛拽着周泽楷坐下,不知道魏琛是有意还是无意,让他坐在了叶修的对面。他想换个位置,但那张椅子像是有魔力一般,将他牢牢锁在了上面。
  整个会议中。
  周泽楷只是听着在座各人的发言,用手撑着额头,在别人可能发现不了的视觉死角内,肆无忌惮地偷窥着曾经的拥有过的,现在依然强硬而柔软的住在他心里的,永远的叶修。每每听到叶修的声音响起,周泽楷心里就一阵莫名的激动,像是个没谈过恋爱而处于暗恋的学生。
  所有人都知道周泽楷在偷窥叶修。只有周泽楷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扶着头,而没有一个人愿意点破的原因。
  在场的,都是人精,叶修更是人精中的人精。
  感觉到小朋友在偷看自己,他偷偷地用手捂住嘴吧,浅浅地笑了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他此时什么都没了,只有当初,他们刚刚在一起时的感觉在流动,那时一种骚动,甜,而让人心跳加速,纯,纯到你不忍心戳破它。包括他认知里的一些现实。
  ……
  “叶修。”
  周泽楷叫住了叶修。
  叶修一愣,有些懵逼地看向周泽楷,直接用眼神告诉周泽楷我们早就没瓜葛了你叫我干什么。
  “跟他幸福。”周泽楷终于决定放弃了,放弃,他现在的一切,然后花七年的时间,让他全身因“叶修”二字而颤抖的细胞都换掉。
  “嗯?谁?”叶修在周泽楷面前时居然真的十分懵逼了,像每次被压在床上时的表情。
  周泽楷:……
  叶修噗地一声笑了,他明白了,他指的是跟文州聊天时谈上一嘴的“那口子”。
  他带周泽楷回家了,周泽楷扭捏了一下,居然听话地跟着叶修回家了,他不甘心,他想看看是哪个男人能有他对叶修好。
  叶修打开门,递给周泽楷一双拖鞋,他换上,居然跟他的脚一样大,他心情忽然烦躁起来,穿着那双拖鞋就跟叶修来到了一间房子前,叶修打开门,周泽楷探头往里瞧,是卧室,他下意识往床上瞟,看到鼓起来的一个侧面,心里堵得要命,十分嫉妒那个男人。
  “喂,醒醒,我同事来看我了。”叶修温柔的叫着依然在做梦的家伙。
  周泽楷看到床动了动,被子一下子被撩开,在黑暗中冲出来一道身影,直接把他压倒在了地上。他催不及防,被叶修拉了一把,倒在了叶修的肚子上,叶修软软地哎呦一声,把周泽楷惊得赶紧起身,但他身上的家伙实在太重了,目测一百二的金毛。
  等待周泽楷移开金毛,他居然就低垂着头不动了。叶修以为他被吓到了,就笑着打趣儿说:“怎么的?鼎鼎大名的枪王居然被一只可爱的金毛吓坏了?”他抬手想摸周泽楷的头,但一想到二人的身份,以及周泽楷现在的家庭组成,他还是将手垂下了。
  但等了周泽楷一会儿也不见他抬头,叶修觉得不大妙哉,摸了一把周泽楷的脸,居然摸到了一手湿润,叶修瞬间慌了,什么都想不了,像他们在一起时那样,将周泽楷的头抱在怀里,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,金毛在旁边安静乖巧的看着他们。
  “没别人?”周泽楷享受着被叶修抚摸的感觉,也被暂时的激动冲昏了头。
  “什么别人?当然有啊,还是个野男人呢,每天晚上都来找我,还钻进我的梦里,搞得我都憔悴了不少。你说这个周泽楷坏不坏?”
  叶修的声音敲在胸膛,响在嘴上,周泽楷像以前一样,直接从叶修的怀里迎坡而上,凭着精准的熟悉度成功强吻了叶先生。“骗你的,因为网上说,跟别人秘密约会。”周泽楷的声音委屈极了,在叶修嘴上不甘心地咬了咬。
  叶修的心一下子抽搐了一下,兴奋激动极了,人生的大起大落,就是一辆过山车。他努力想着想着,回想着,终于有了找到了印象。“估计是你生日那次,我跟叶秋一起出去替你买生日礼物。”
  “酒店。”
  “叶秋是来H市出差的 当然得找个落脚地方,但总不能让他住我们家吧,多打扰我们的二人时间啊。”
  “一个小时。”他指的是叶修在酒店呆的时间。
  “叶秋非得让我做大保健,我不干,他就让保安把我锁在椅子上让我做。”叶修的口气听起来恨恨的。
  “一周三次。两周。”
  “我记得我那个时候,给你手工做了一个一枪穿云的子弹标志,被叶秋那笨蛋给扣押在了酒店,他说如果我没有做满三次的话就把它丢进马桶。你不是还特别稀罕那东西的嘛?”叶修笑得见牙不见眼,十分可爱,所以枪王就礼貌的。那啥。了一下。你懂得,情侣间。那个啥了一下。然后,就摩擦摩擦,啪嗒啪嗒,啊啊啊啊。
  那个啥后,两个人躺在床上。周泽楷抓起叶修的手指细密地亲吻着,是愈亲愈不够。叶修软着身子让他亲。也是不够。“小周,才几个月不见,你是不是不行了?”
  枪王:几个月不见怕你受不了……
  ps.手机码了三个小时。怎么会如此龟速。

是年少.上

  蝉鸣中闷完了暑假,叶修闷闷不乐地在叶爸爸的死亡凝视下磨蹭着换好了校服。吃完了早饭,叶修想像往常一样倒在车的后座上,于是他打开车门,侧身就往里头一倒。
  “啊!”
  叶修的头居然没有摔到座椅上,而是枕在了一段白皙的腿上,那人被叶修突然袭击,显然被吓到了,小小惊叫出声。
  叶修抬头,那人一双小鹿般的眸子惴惴不安地望向自己。
  叶修觉得自己一下子被巨大的炮弹砸中,脸一下子烧起来了。光速弹跳而起,窜出了车内。他如何也想不到车上居然会坐着一个女孩子。能言善辩的他现下嘴像被胶水封住了一般,支支吾吾地,红着脸道歉:“抱歉……”他并不敢直视车里的女孩子。只能侧头看向自己白色的校服衣领。
  那人显然不甚计较,只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身侧的空座位,示意叶修一并坐下。
  叶修拒绝的话已滚到舌尖,但看到她对自己浅浅露出的微笑却还是硬生生地将它咽下。但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过情愿,就磨磨蹭蹭的磨到了座椅上,且像并不愿意看那人似的,只一个人默默的看着车窗。
  两人安静的坐着,那人在最右边,叶修在最左边,中间可能还可以坐下个叶爸爸。
  叶爸爸临走前,温柔的亲了一下叶妈妈的手,他今天送走叶修后,马上就要离开家,那边需要他,他就必须走,他的人生不是他的,也不是他的爱人,亲人的,他的人生,至始至终,都属于他最挚爱的这个祖国。
  车缓行在柏油马路上,黑黝黝的马路似乎依旧正散发着灼人的热气,仿佛就在车窗上张牙舞爪地升腾着,叶修左手支着脸看着车外流走的景物,视线渐渐转移到车窗上模糊的人影上,刚才没好好看看她,黑而碎的头发,密实地盖住了耳朵,遮住了额头?叶修看不大真切,她侧头看向了另一面车窗。
  叶爸爸似乎终于发现了他们两个。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的两个人。
  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:“叶修!”
  “哎!”叶修下意识转头。“干啥。”
  “旁边的是你泽楷弟弟,他爸是你爸好兄弟,最近他有事外出,所以最近几天都会住在我们家,没意见吧。”叶爸爸剑眉斜挑,像在征求意见吗?不,这是赤裸裸的强迫。
  “切,臭老头。”
  “小王八蛋。”叶爸爸瞬间臭脸,下一秒放下狠话,“你要敢在你小周弟弟面前吊儿郎当的话我就打折你狗腿。”
  “基因遗传。”叶修鼓嘴,环臂而倚。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周泽楷,心里划过一丝失落。
  原来不是女孩子。叶修想。长得真好看。他盯着周泽楷细碎黑发下一截白皙的脖子。还好不是女孩,不然还怎么带他玩。看这乖乖样子,估计也是一个没童年的。叶修并没有在意“打折他狗腿这句话”。满心眼想让他体验一把生活的乐趣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见书倒、周叶(智商高的猜猜最后一句什么意思)

  周泽楷其实有个小秘密,他觉得自己可能有这神秘的体质:文书倒。不知道为什么,一看到文科的书,两眼皮就不住打架,仿佛被密密麻麻的字迹给催眠了,黑乎乎的字变成弯弯曲曲的瞌睡虫,啊~困意袭来~又到了睡觉的好日子了~
  好吧,因为这样,他十分荣幸的被叶神发现了这个小秘密。
  “来,小周,给我看看我小侄子的这道阅读理解。小崽子还不信我,非得让周叔叔看看,诶,小周,这小孩儿还真挺崇拜你呢。”(笑)
  周泽楷略迟疑,我想拒绝可以吗?但太没有礼貌了吧,拒绝的话很减分的……周泽楷犹豫不绝得看向叶修,叶修抖了抖手上的习题。
  好吧。周泽楷还是无法拒绝。
  他吐了一口气,高度集中起精神,举手接过习题,抬手,将习题送至眼前,黑墨渐渐由工整的方块儿变为一团黑乎乎。周泽楷困意袭来,两眼一黑。(我:啊~又到了睡觉的好日子了啊)
  之后:叶修:哈哈哈哈哈,小周!哈哈哈!
  周泽楷:理科尖子生……
  叶修:见文书倒?有意思,你赶紧去申请个世界吉尼斯世界纪录,看文书第一个倒。哈哈。
  周泽楷:(悄悄咬下唇)……前辈
  叶修:(假装正经)怎么了,小周。
  周泽楷:语文书。
……
  备注一下。梗非原创,觉得好玩有趣儿才写出来的。😁😜
 
 

清明记事 下 HE

  叶修抱住周泽楷,仙气覆之,驱走酒气,周泽楷悠悠转醒,看见抱着自己的叶修,下意识一掌哄出,叶修堪堪闪开,只擦了个边,袖子便被撕裂到了手肘,叶修挥舞着白皙的手臂,看向身后的晴空万里。
  他信步溜到周泽楷面前,目光戏谑,他想听周泽楷怎么解释。
  对面的周泽楷已可观的速度红了脸,急急忙忙从地上爬起来,快速地理了理衣衫,“前……前辈……”
  “嗯!小周你好啊!”
  修修怎么会来这里!?今早听说修修要投胎,把他难受得足足喝了两杯酒,但现在是什么情况?
  “五年不见,仙术越来越精进了哈。”叶修脑中飞速运转起来,想怎么表达才不会吓跑周泽楷。
    嗯……嗯……
  “谢谢,前辈。”周泽楷心里甜蜜死了,简直要炸了,五年不见,他越来越好看了,那说话的腔调也越来越诱惑人了。最喜欢修修了。
  “咳咳,那个,今天来,是有个事儿,要跟你谈谈。”叶修抬手掩唇,清了清嗓子,“你别怕哈,你要不答应也没关系的哈。”
  周泽楷眼睛充满希冀,光芒四射。没事,你提,我都答应。能跟我多说一会儿话就成。
  叶修呼了口气,淡然道:“跟哥,谈个恋爱呗。”
  周泽楷炸了,根本没有反应过来。
  ???
  许久,他哑着嗓子问道:“什么?”
  叶修舔舔嘴唇,淹了口唾沫,:“跟哥,谈恋爱,你,当哥媳妇儿,咱俩,在一起。听懂了吗?”
  窗户外的金盏花开得分外妖娆美丽,仿佛空气会永远飘着祥和的花香。
  周泽楷抬眸,仿佛是一汪浅浅的湖,他走了过来,叶修看着周泽楷,不由自主往后退一步,却被周泽楷一把抓住,他不做挣扎,只嬉皮笑着,“小周,不愿意就明着说呗,整这人身攻击,哥可不一定打不过你哈,倒时,要是哥赢了,全仙界都得嗤笑哥欺负小朋友。”
  周泽楷皱眉,突然流泪,眼睛直直盯着叶修,无声淌泪。
  这下叶修是真的摸不准了,这雷趟得太奇怪了,得赶紧抽身。
  “小周啊,你怎么还哭了呢?饶命啊,我最见不得别人哭了,听话,别哭了哈。”
  叶修抱住周泽楷,抱抱。
  周泽楷一把拉过叶修,将脸埋进他的肩窝,声音闷闷的,“说好了,别放手。”
  叶修想了想说:“嗯,不放手。”
    孟婆和轮回当家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,问,为什么,两个人,一个说,喜欢对方七百年了,再问,现在几岁了?回答说,七百零五岁。再问另一个,说,不知道为什么,一看到他的小哭脸,就喜欢上他了。现在幸福吗?嗯,很性/幸福。有什么对不起的人或事吗?挺对不起沐秋的,到现在都没把他嫁出去。对不起苏沐秋。
   “叶修为什么不投胎了?”叶修惨淡一笑:“每次准备下界投个胎玩玩,马上就没力气动了。”周泽楷羞涩笑笑。
  苏沐秋,想说什么吗?
  喜欢一个人,就要祝福他,他过得好了,就算不是跟自己在一起,那也很快乐,这些话别跟他们说,因为我有个新媳妇了,来,这是我妻子﹉﹉超级红线!
 
 

清明记事 HE

  清明时节雨纷纷,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借问酒家何处有,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
  木窗外小雨淅沥,浸透一片诗意,垂落屋檐,滴滴答答得在地上积了一汪水,明明晃晃地倒映着一张醉意熏然得醉脸。
  半生往事,在他心头如门外拂过青嫩芭蕉叶的清风般一略而过。醉眼看世界,如头灌铅水,身倚棉絮。真真切切看不清,恍恍惚惚看不得。
  他沉沉得闭上双眼,酒意翻滚,一阵干呕,酸意冲鼻,一通污秽物便冲出喉头,吐完后,觉得大脑似乎清醒点了,却突然很想哭。鼻尖一酸,没有得便呜呜戚戚得哭起来。
  哭了一会儿,他躺在地上睡着了。
  一阵香风逐水来,化为一浅绿衫男子,其墨发纷扬,仅一浊水簪挽之,长身玉立,风姿玉骨,其轻皱眉,微撇嘴,目光责怪尽显,拉起地上睡得死猪样的男人,就往屋里走。
  他是鬼。死于两千年前。不知为什么,阎王那厮,说他身易碎,魂太硬,转不了胎,得找个人暖和暖和他的魂,不然直接投胎的话,轮回虚镜得在他轮回之后就得碎了。
  他闻言,抬头看向那老儿,“老冯,不想让我卸任,你就明着说呗。”
  阎王冯大喝一声:“大胆孟婆,竟敢诬陷本官形象,该当何罪?”
  叶修无奈得叹口气,“老冯,你要是没别的话要说,我就投胎去了。”
  “叶修!我没骗你,你身为孟婆,送灵千万年,身上已凝聚了万灵之灵,若你强行投胎,轮回虚镜是万万不能承受起的。”
  “所以呢?我不能投胎了?”叶修抖抖衣袖,歪着头看向冯宪君。
  “咳咳,也不是不能,就是你得找个人,讲你身上的滔天灵气给吸走。”冯宪君摸摸胡子,想了一想,“轮回阁的阁主周泽楷,自幼生活在仙灵四溢的轮回山托身的最佳人选。”
  他说完,定睛看向叶修,却哪里还有半分影子?他气得手抖拍桌,却拿那叶修无半分办法。堂堂一介战神,屈身做了个孟婆,本就是亏待,如今人家干腻了,要转世,也无可奈和。
  说如此,叶修先来到苏沐橙家,向月老讨教讨教些经验来。
  苏沐橙给叶修端来一杯清茶,上有鲜花
点缀,叶修接过,看着上面飘着的花花,十分无奈,却还是抿了一口。
  而后,他问:“沐秋呢?”
  苏沐橙扭头看向一扇门,指了指:“呶,那儿 ,又在钻研新红线。”
  “快把他叫出来。”叶修放下茶。正色道。
  ……
  “阿修?”苏沐秋着一身雅黄衫便出来了,墨发高束,英姿飒爽。
  叶修拉着苏沐秋坐下。
  一扬眉:“说道,我想投胎,老冯不让,理由是,魂太硬,得找周泽楷暖暖。”
  苏沐秋闻言亦挑眉,戏谑而望:“你要嫁人?”
  苏沐橙闻言噗嗤一笑,忙以手掩面。露出两只明媚得大眼睛打量着他们俩。
  叶修嗤之以鼻,嘴皮子一扯:“哪儿能啊,要也是娶个嫂子给你,等解决的哥的终身大事,再抽个空把你嫁出去,好给沐橙做个榜样,你看沐橙天天跟着你,好的没有,只能学坏的了。”
  苏沐橙悄悄得看向哥哥,发现苏沐秋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间的黯然,却极快飘过,扯上了一副嬉笑脸:“追弟妹呢?其实很简单,只要你不要在他身边慢慢磨,这样很容易让他觉得你是好朋友的,就算你慢慢磨了,也要有勇气些赶快表白,知道不?不然,到时候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弟妹就没了。”
  叶修说了声谢了,转身化作一阵风,便消失不见了。
  叶修走后,苏沐橙扯扯苏沐秋的衣袖,小心翼翼得问:“哥?”
  苏沐秋笑道:“哥要去研究红线了,自己玩吧。去外面玩要叫上我一起哦。”
  “哥,你没事吧?”苏沐橙知道哥哥喜欢叶修哥,但一直不敢表白,怕吓跑叶修哥,现在被叶修哥弄了这么一出,心里肯定不好受。
  苏沐秋淡淡道:“哥能有什么事?哥回屋了啊。”